爱上图书馆|爱上图书馆的句子

时间:2019-04-14 05:01:27 来源:QQ空间素材网 本文已影响 QQ空间素材网

  记得那时,学校里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图书馆,只是在实验楼的顶层分出了三间屋子权充“阅览室”。狭小的空间、冰冷的桌椅、崭新到刻板的书籍、严格的开放时间根本满足不了一个高中生脑海里对图书馆的温暖想象,无计可施的我只能转战他处。终于有一天,正当我捧着《尘埃落定》在数学课堂上如痴如醉,不知立体几何为何物之时,老师一个精准无误的粉笔头儿把我惊醒。完美的抛物线砸碎了头脑发热小青年的文学梦,自此我兢兢业业投入高考备战,再不敢越雷池一步,但这一砸也从心底最深处砸出了我对大学图书馆的无限憧憬。�
  于是,七月鏖战后,当我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来到大学门口,图书馆也就成为我最想见到的建筑。我大学头三年最宝贵的时光是在远离兰州大学本部的榆中校区度过的,入校时,新校区的图书馆也刚刚开放投用。那是一座朴实无华的大理石建筑,背靠着苍茫荒山,无论是暖日撩人,还是黄沙漫天,都流露出安定厚重的气质。为了实现自己许下的“泡”在图书馆里的心愿,也因为地处“蛮夷”,精神生活实在太过匮乏,当时的图书馆对于刚刚冲出考试藩篱的我而言是休闲娱乐的最佳去处。一层的电脑室(大一新生不允许带电脑)、二层的阅览室都时常活跃着我的身影,以至于机房的管理老师有时上厕所都找我临时代班,而期刊室连《妇女之友》这样的杂志都被我翻得卷了边儿。我总是喜欢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从张爱玲到周汝昌,从小品文到哲学经典,在图书馆里和每一本书的相遇,既是偶然,也是注定。于是一本一本地读过去,而在这样的时光里,时间和思绪也总是被拉得很长很长。 �
  可随着阅读经历的增长,我“贪婪”的本性也再次充分暴露出来,在我心中,图书馆不再只是放松身心的休闲场所,而是被赋予了更完备的功能:要是开馆的时间再长一些,要是馆藏的图书再多一些,要是每天按照日程的不同投奔不同的图书馆……一连串的“要是”编织出我对图书馆更宏大的期许。�
  在清华的三年时光里,图书馆成为身为文科小硕、没有实验室可去的我除了宿舍之外待的最多的地方。清华图书馆主要由联成一体的东西两部分组成,其中东部(老馆)建于1919年,扩建于1931年;西部(新馆)则于1991年建成。尽管相隔了七十余载的漫长光阴,但老馆新馆的建筑风格基本一致,浑然一体,却又以不同的气质姿态满足学子们不同的情怀。�
  老馆是厚重闲逸的,令杨绛先生念念不忘的最爱也正是这里。上下两层的高大欧式建筑,拾级而上迈入老馆的大铜门,眼前是宽敞明亮的大厅,可见乌木或大理石的墙壁,软木或花石的地面,高高的拱形落地窗前悬着厚重的绛红色呢幔,古旧的长书桌老圈椅,还有爬满窗边随四时变换的、或鹅黄或茂绿或橙红的爬墙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不胜收。听说老馆后面书库的地面是铺设着翠绿的厚毛玻璃透光地板的,可是现在已经不对外开放,我也一直无缘得见。老馆是一个让人一见就可以沉静的地方,我也总是在闲暇时挟着几本积攒下来的心头之好埋首于此,手边是清茗一杯,窗外是景色无限,读得累了抬眼一望,幽深静谧的竟让人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新馆则是勤勉向上的,更多的学习时间,我是在这里度过。清华的学习任务确实繁重,上课时老师开出的长串书单、资料搜集、论文写作大半要在这里完成。每次下课铃响,总能听到教室里此起彼伏的“新馆去呀!”的招呼声,也总能看到三五成群骑着单车背着硕大双肩包驶向新馆的自习小分队。新馆有着和老馆一样的被时光打磨褪光艳的红色砖墙,也有着比老馆更多的馆藏、更先进的设备和更完备的功能分区。研究生期间我的每一篇论文、每一次作业几乎都是在二楼自习室里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缺少资料就直接去书架上选择,外文文献可以在馆内网络搜索,集体讨论可以预约讨论单间,想放松休闲也有不同的地方任君选择:小清新们可以去一楼的天井里仰望天空,潮范儿们则可以去四楼的语音室享受大屏幕的视听盛宴。而无论何时,身边总是有着和自己一般虔诚谦卑的年轻容颜,涌动着向上的力量,这样的图书馆待着实在是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有次和室友打趣儿说:“要是一楼能腾个自习室做小火锅就好了,这样我就带着棉被第一个来报到,宅在图书馆里。”可转念一想,还是作罢,火锅那么浓烈的味道也许会搅浑这清冽的书香吧。�
  当然,图书馆也是个盛产故事的好地方,每个大学里都流传着不同的佳话与传说,清华更是如此。从清晨图书馆前排起的长队,到馆内低声交谈的同学、相视而笑的情侣,几乎每一个和图书馆有关的场景都可以浓缩成一部有关于青春的微电影。�
  “占座小分队”是我在校园里刻苦学习的力证。美好的资源总是稀缺的,图书馆更是如此。为了能占到心仪的位置,我们同班的6个同学一起组成了特别行动队,两人一班三天一倒,充分实现了效益的最大化。值班的同学在开馆前半小时就得奔赴战场,或翻看手机或诵读书籍开始一天的学习,可以坐享其成的同学也不能贪恋被窝太久,要在开馆后不久就得赶到,否则被犀利的管理员发现或是被其他同学的目光谴责总是件不大光彩的事情。而小分队的兄弟姐妹不论男女也养成了“同吃同劳动”的美好习惯,一起在图书馆里奋战,一起去食堂吃饭,谈谈学习,聊聊八卦,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的行程上,笑声总能飘荡出很远。虽说现在想来,占座好像并不大好,但有些青春的味道似乎只有通过这样肆无忌惮的方式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清华,一起去图书馆上自习也是男女朋友约会最常见的方式。尽管一直渴盼着某年某月某日能在图书馆长长的书架前和心目中的那个他一眼相识,但这样的好事儿始终没能砸到我的头上。我和男朋友相识并不在图书馆里,但后面发生的故事却总是和图书馆有关。他处于恋爱资格考察期之时,正是我和几篇期末大论文厮杀搏斗之际,清华男生的狡黠也在此时展露出来。每天早晨刚刚醒来,手机里的第一条短信就是“你慢慢来,我先去图书馆给你占座~”于是,欢乐就在心底一圈圈晕染开来:“我在图书馆有座儿啦!”但还是强自端着。到后来,男友索性从内部入手,连室友的座位也一起占着,意志不坚定的闺蜜瞬间被“图书馆糖衣炮弹”击溃,里应外合之下,我就这么简单地被几个座位俘获。这一方面说明了我(当然还有闺蜜)的“浅薄”,另一方面也力证了图书馆的魅力之大。而这样的浪漫在图书馆里每天都在上演。一次在新馆,看见站在窗边讨论问题的一对情侣,阳光倾泻在他们脸上,表情又温暖又认真,我突然感动起来:谁说恋爱一定要灯红酒绿、花前月下,图书馆的浪漫不是更能听到彼此生命的拔节生长,看到青春河流的静谧流淌吗?�
  如今的我,站在校园生活的尾巴上,也更加贪恋图书馆的味道,除了睡觉实习的时间,恨不得每一秒都在图书馆里度过。昨日路经学校百年校庆新修的人文新馆,想到同学告诉我,从上空俯瞰人文馆是把钥匙的形状,心里突然溢满了感动。七年大学时光,图书馆始终与我为伴,这个肥沃的、安静的、神圣的地方,拥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始终牵引着我向上,也开启了通向人生未知的大门。我爱图书馆,这里有积攒百年、千年的氤氲书香,也有着一代又一代学子永难忘怀的青春味道。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QQ空间素材网 www.qzone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