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木成金的人:啄木

时间:2019-03-09 04:45:50 来源:QQ空间素材网 本文已影响 QQ空间素材网

  作为中国明清家具文化符号的载体,它已形成了不同于其他木料的鲜明特色。但因其存量稀有,黄花梨已成为冠上明珠,因而拥有者寡。而钟爱它的人却一直在默默恪守着这一片寂寞而辉煌的阵地。
  
  “他们都说我是个神经病,因为黄花梨。”
  林家毅目光炯炯。在一片被木头包围的世界中,像个用情至深到无法自拔的精神亢奋者一样看着我说。听他这么说的当下,我也着实吓了一大跳。一个人可以因为一块不寻常的木头,变成一类在某种程度上的偏执狂,想想,这其中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也确实不易。
  
  痴恋
  
  为了考察和淘宝,整整七年间这个对海南黄花梨(以下称海黄)有着癫狂热情的男人曾南下海南岛数趟,与此同时,他的疯狂之举是大量收纳黎族人和苗族人的黄花梨生活器具,锅盖、菜板、米春等,只要是黄花梨造的,都成了他追逐的对象。
  这些器具如今被他奉为古老的黎、苗族文化符号供养在自己家中或办公室里,宛如一种宗教般的情感。而他所作的这一切,并非希望它们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相反,在拥有它们之后,林家毅依然尊重它们原有的形态,不刻意进行改造谋取利润。在他看来,这是对黎、苗族文化的一种尊重,比如摆放在他办公室一角的一只黎族米舂,因为时间的磨砺。它变得黝黑、古朴,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他说,我不希望看到别人将它改造成汉族的毛笔筒,这是对另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的破坏。我们人类有一天可以通过高科技克隆出另一个自己,但唯有富含民族气质的文化艺术品是难以克隆的。所以,一个民族的文化是无价的,就好像安置在大明会典黄花梨文化艺术馆(下称艺术馆)里那两扇神采奕奕,洋溢着古朴风格的黄花黎大木门一样,那是他不惜重金从一户黎族人家淘来的至尊宝,这两扇木门堪称福建黄花黎收藏史上的里程碑。后人恐难企及。
  “每次,当我在工厂,面对一块新剖的海南黄花黎横断面散发出独特的芳香时,沉醉、迷痴、神往等浓重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那瞬间的感受。黄花黎太吸引我了。”林家毅坐在我面前,头向后仰,眼睛微闭,像个品酒师在描述跟美酒触电的瞬间。
  
  苦恋
  
  不疯魔不成活,黄花梨的巨大磁场已经将他牢牢吸附在为它狂奔的收藏之路上。从2003年最初因为一次家居设计的因缘而偶遇海南黄花黎,到创办福州首家以海南黄花梨文化艺术交流为主题的畅园,林家毅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这七年间,我不曾去加拿大看望过儿子,因为我都在琢磨黄花黎和明式家具。”林家毅说。其实,有着加拿大西北区20年生活背景和进修过土木建与艺术学两f]专业的他对艺术品的热爱在偶遇黄花黎和明式家具之前其实就已存在。
  在归国前,他曾是加拿大政府承认的爱斯基摩艺术品鉴定家和估价师。归国后,他从事过十几年的房地产投资,但对文化的热爱使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对艺术品的关注。而黄花梨则在偶然中成了他迷恋的对象。他对它的专注不亚于英雄对宝剑的眷恋,为将黄花黎和明式家具这两个门当户对的元素结合得更加圆满,为了逼真还原明式家具的造型,林家毅再次创出癫狂之举――带上厂长不远千里上京城,去请教故宫博物院明清家具专家,同时也接受了一次中国黄花梨明式家具文化的神圣洗礼。
  在参观完艺术馆和工厂后,明清家具专家胡德生老师题下了“良匠造器,妙巧应规。俯仰斟照,商略神奇。假物思兴,须以忘疲。”故宫博物院科技部副主任曹静楼在看过艺术馆展出的明式家具的榫卯结构后,也忍不住写下评语,“……展示家具选材真实,做工细致优良,结构严紧,比例协调,线条流畅,外观造型优美,文理一致,工艺考究,堪称传统家具制做之典范。”这是专家们对林家毅的莫大肯定,更是对他极大的鼓舞。
  而对他来说另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是,他邀请到闽籍中国明式家具研究泰斗王世襄老先生作为艺术馆的顾问,这无疑极大地振奋了为数不多的福州乃至福建的黄花梨收藏界人士。
  在林家毅看来,无论是何种艺术品的收藏和投资,从来都是兴趣在先,才谈得上对艺术品的热爱和收藏,而收藏的当下也是一种投资行为。回顾自己多年的黄花梨收藏史,林家毅就好象目睹亲子成长的过程一般,眼神流露出深沉的爱恋。
  “我觉得我和黄花梨的关系就好像亲人之间的关系。它是我血肉里的一部分。是我生命的组成部分。我在收藏黄花梨的同时创办大明会典和畅园文化艺术中心,也是为了能传承中国古老的红术家具文化传统,让更多人享有更具品味的精神生活。”林家毅说。
  
  辟谣
  
  作为黄花黎忠诚的收藏者,林家毅同样也面临着时下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市场考验。面对市面上讹传黄花黎在暴跌的谣言,林家毅给予了有理有据的澄清。他表示,红木价位在2007年开始下调的时候,原因是许多商家在炒作原材料,之前,许多人盲目、疯狂地收购红木,很明显,囤货炒高是一部分投机者的举措。但在此前,海黄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它只是经过横盘阶段后又上升,未有下跌过。
  他进一步解析道,实际上海黄是没有量的,因为新的树种至少需要75年以上才开始成材,而75年的树心根本不适合做家具,因为它的成色和密度不够,起码需要树龄达到三百多年的木材做出的家具才能体现海黄的尊贵之美。
  而真正具备中药功效的海黄学名叫“降香黄檀”,比毫无药性的越南黄花梨(以下称越黄)珍贵许多,虽然两者都属香枝木,但前者比后者市价高出数倍,根本是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两个树种。
  林家毅表示,目前传闻中的跌价只是针对越黄和其它木材而言,其实好的越黄也非常有价值,市面上有很多好的越黄家具,不懂行的人很准辨识。业内人叫它北部料(越黄),也同样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但其设计和传统工艺一定要到位,才称得上佳品。而海黄由于其唯一性和稀缺性,市价其实一直很稳定。然而去年一些投机商看好红木的资源性商机,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原材料炒作,因其对红木市场欠缺了解,最终不但扰乱了市场,其自身也遭受巨大损失。但最为深受其害的是广大的红木家具制造商,因为真正的红木家具艺术品的利润并不高。近年来红木家具制造商意识到爆炒原材料对他们的伤害其实很大,他们辛苦创业。仰仗传统的手工技艺,不会去冒着将之炒高后再目睹它惨跌的危险进行炒作。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QQ空间素材网 www.qzoneai.com